携手民生之声,构建和谐社会。竭力打造中国第一民生网站!
[返回总站]
联系频道: [总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尚轻纺
分享到:
"风水腐败"悄然滋生 风水师自爆潜规则
时间:2011-07-13 12:09:58  作者:邰筐  来源:方圆  阅读:  字体大小[ ]
核心内容:“其实干这行要讲来钱最快的,还不是靠给人占卜官运,而是参与建筑设计或者城市规划,”密坤乾说,“混得比较好的风水师一般都会在当地的周易协会挂个会长副会长啥的,于是经常以学会的名义参加县里或市里的各类建筑规划设计;一些有权有势的单位要盖办公楼,因为单位领导特别迷信风水,所以就会被请去看看,一次收取个三到五万的咨询费会很轻松;还有单位干脆通过周易学

121659225_11n.jpg

风水传销:一个风水师的自我揭秘

  更多的时候,风水成为官员与商人之间交往和沟通的一种媒介;在风水的外衣下,一种新型的腐败正在悄然滋生

  6月初的一天,在位于北京五棵松附近的上岛咖啡馆里,《方圆》记者终于见到了“风水大师”密坤乾(化名)先生。密先生和记者是老乡,在此之前,记者曾约了他四五次,他一直顾虑重重,在记者再三保证发表时一定用化名,涉及具体人物和情节都作技术处理的前提下,他才勉强答应了。

  “我之所以结合自己的经历告诉你这行当里的一些内幕,是因为我已打算收手不干了。我从事这行已10个年头有余,多少也算积攒了些家业,在北京我置下了两套房产,老家有三套;还有,就是似乎也混了不小的名声,走到哪儿,人家言必称‘密大师’,虚荣心曾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但随着年龄一天天大起来,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再适应这种走江湖的角色。最近我在老家盘下了一个门头,准备回去做点踏踏实实的正经生意,此次接受采访,也算向这个行当的告别赠言吧。”

  “风水大师”密先生向记者打开了话匣子,“为了让你了解得更清晰些,我还是从头讲起吧……” “风水师”靠的就是一张嘴

  密坤乾是1999年才混进风水师这个行当的。说是“混进来的”一点也不过分,按他的话说“自己纯粹是半路出家,半瓶子醋”。

  在此之前,他在一家镇办企业当了六年办公室主任。后来企业倒闭了,他摆摊卖过皮鞋,租房搞过加工,到外地贩过奶牛……也许是时运不济,不仅没赚到钱,连从亲戚朋友那里拆借的40多万都快赔光了。

  就在他贩奶牛赔了本,几乎是走投无路的时候,密坤乾遇到了自称曾在九华山修炼过的“风水大师”廖先生。

  “最近是不是正在走霉运呀”,廖先生一句话就说中了密坤乾的心思。接着,他从分析密坤乾的运势开始,上到天文,下到地理地海说了一通,话语中夹杂着密坤乾半懂不懂的术语,滔滔不绝,像一个优秀的演说家,这让连连走霉运的密坤乾很是敬佩。他眼前一亮,仿佛溺水时抓到一根救命稻草,非要拜廖先生为师,学习算卦相面看风水之术。

  “风水大师”廖先生说,“想学可以,学费五万元。”

  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五万元的学费可谓天价,但密坤乾铁了心想学。他内心真正的想法是,或许自己从此会找到一个发财致富,摆脱困境的终南捷径。

  廖大师给他找来一堆历代方士写的有关堪舆之术的书籍让他看,并让他重点背诵周易里的某些章节。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密坤乾读得相当艰难。遇到很多不懂的问题,廖大师也不解释,只是告诉他多记人名、书名和一些看似高深的术语就行了。一个月以后,廖大师就让他进入实践阶段,跟随自己去给人看阴宅、阳宅,替人算命、指点前程。

  在给师父当跟班的半年时间里,密坤乾慢慢明白了,所谓的风水大师,其实当起来也不难。除了背诵一些必要的口诀,和学会某种固定的推断演算和画画草图,剩下的主要靠嘴皮子功夫。

  不仅要学会察言观色,掌握揣测别人心理的技巧,适时送上一些别人爱听的恭维话,还要学会给别人挑毛病。正所谓应了那句老话,“风水先生进了家,不是墙倒就是屋塌”。再就是学会画一些连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有没有效的符咒,让客户藏于屋子的某个角落。这么一来二去,故作神秘的背后似乎真就产生了某种神秘力量,最后连自己也相信了。

  “风水之术在中国繁衍流行了两千多年,肯定是一门高深玄奥的学问,历代也出过不少高人,但我入行这十年多来,见到的真正高人却少之又少,大部分都是一知半解,把这行当看成了发家致富的敲门砖,”密坤乾告诉记者。 “风水师”要织出一张网

  虽然花了五万元没学到啥实际的东西,但密坤乾从没觉得自己吃了亏。让他觉得自己五万元花得一点也不亏的原因是,他学到了一些更为有用的东西。那就是如何尽快在社会上织出一张包装自己,虚构某种神话的关系网。在这一点上,和传销没有本质区别。

  这究竟是怎样一张网呢?密坤乾慢慢发现,围绕在师父周围的这张网主要有以下这些成员组成:大大小小的官员、房地产开发商、企业老总、大学教授……总体数量大体有20多人。只要这些人出现的地方,都会把廖大师捧得特别高,他们的话题始终以廖大师为中心,每个人脸上都有着一种近乎虔诚的表情,就像一出事先排演了无数次的戏,无形中会把人带到一种顶礼膜拜的氛围里。

  密坤乾还惊异地发现,每一个发展的新客户都似乎与这张网的某个成员有联系,而这张网里的每一个成员都与廖大师有某种利益上的撕扯不清。

  原来,围绕着廖大师的这群人根本不是什么无偿志愿者。某一次,密坤乾亲眼看见他的师父廖大师,从一家大型企业刚刚交来的30万风水顾问年费里,拿出15万给了和他交往甚密的另一个企业家。显然,这个客户是那个企业家拉来的。

  不断有新人被拉进来,进来的人都会获得某种利益,每个成员都成为这张网里缺一不可的链条,最终形成一个类似于传销组织的格局。在这个利益交织的食物链里,大家都在遵守着某种看不见的规则,谁也不去挑明和打破。

  当密坤乾把个中的种种玄机弄明白之后,他也开始留心发展自己的人脉,搭建自己的网络。三年以后,他也像师父廖大师一样,周围同样簇拥着这样一批人,而他几乎每出去一次,都能提回一密码箱的钱。  笃信风水的官员越来越多

  “这些年,我给多少人算过命看过风水,已经记不得了,但其中占很大比例的肯定是大大小小的官员。这里面不乏市长、县长、局长、科长、镇长啥的。久未得到提拔的,会找我占卜官运,看何时会得到擢升;官场不顺的,会请我去他家的祖坟看风水,指点迷津;贪污受贿的,也会找我画符作法,以保佑他平安无事,”密坤乾向记者透漏。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图说天下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法律援助- 合作伙伴 - 论坛 - 本站微博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8-2012 zjj.mszxs.com 浙江民生之声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1012276号

本站总监:刘涛 联系电话:13989554433 责编:朱叶根 13675752989 法律顾问:王永坚 占海军 不良信息投诉电话:0731-88256258 网站管理